Breve reportagem e entrevista para a revista da Ordem dos Arquitectos Chinesa acerca do Chalé das Três Esquinas.


Chalet Variation

木屋变奏曲


对于古建筑的精心修复是文化保护的基石。这座位于葡萄牙布拉加市(Braga)的三尖顶木屋建造于19世纪,如今建筑师将其重新翻修成为 一间现代化的崭新住宅兼工作室。木屋具有狭窄的比例、竖长的窗户、尖尖的屋顶以及装饰性屋檐,呈现典型的阿尔卑斯式建筑风格。

19世纪早期,阿尔卑斯式建筑在巴西极为常见,伴随着葡萄牙全球影响力的减弱,大批旅居巴西的葡萄牙人返回祖国,也带回了这种建筑 风格:发源于瑞士、兴盛于巴西,巴西独立后又漂洋过海在葡萄牙落地生根,如同离开母体、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等待在异乡适宜的土地 上降落并继续生长,这是一次相当漫长奇妙的建筑文化传播之旅。时光流逝百年,三尖顶木屋似乎穿透历史尘埃,依然安静矗立于繁华街 道,讲述风雨过往。

改造在其中一间木屋中进行,建筑师将外立面重新粉刷成素雅的蓝绿色,与另外两面斑驳的老旧墙体形成视觉上的强烈对比。项目拥有两 个外立面,一面朝西临街,一面朝东面向一个令人愉悦的、封 闭的室内广场,因此,室内的改造工作将围绕确保最大采光度的设计任务展 开,从而决定了所有的组织与分区策略,造就了一个垂直阁楼的解决方案。厨房、洗衣房与储藏室、卧室,通常隐藏在地下室和阁楼,现 在则被置于一个具有连续性的建筑空间内。楼梯依然是空间的组织元素,被放在房屋中央,将每一层空间分隔成为东西两等分。改造后的 木屋拥有最大化的透明度使其呼吸,从西立面到东立面,从木屋顶部到底部,尽享一整日的自然光。

建筑师重新澄清建筑空间与功能,兼顾营造工作空间与 生活空间,以满足当前的生活需要。通过利用建筑物西 侧街道与东侧广场多达1.5米的高度差,在一楼设置工作 间。二层则是社交区域,楼梯分隔出客厅与厨房,两者 通过一个平台自然过渡。清晨日光从楼梯间的天窗照射 进来,照亮东侧厨房,到了下午,光线又透过朝西的窗 户照进客厅。仅仅通过两段楼梯的设置,二层与一层、 休闲区与工作区便拥有截然不同的个性与亮度。

沿着楼梯往上走,梯级愈高,楼梯愈窄,私密性愈高, 走过最后一段狭窄的楼梯,即到达位于顶楼的卧室,原 来的木结构屋顶被完整保留,尽管被刷成白色,光线透 过屋顶的天窗倾泻而下。衣帽间隐藏在一扇纯白的门 后,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存在,其后为浴室。通过运用楼 梯几何学,将空间封闭在其两侧,建筑师高效过滤了工 作区与生活区两种空间的视觉关系,创造出完美的私密 性,但自然光却可以从高高的顶楼向下渗透,照亮楼梯 间,营造采光充足的空间。

与外立面的优雅风貌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项目的内部设 计呈现斯巴达式的质朴无华,一个现代、冷静、干净的 空间令人感觉巧妙而放松。白色、简约的视觉主题,被 有条不紊地在室内墙壁、天花、木工与大理石的处理上 重复表达。一层地板、厨房台面、浴室、以及洗衣房墙 体均采用肌理丰富、反射率较高、防水性能优良的葡萄 牙白色埃斯特雷莫什大理石。地板、楼梯在原有结构之 上以美国南方松重新铺就,衣帽间的壁柜门由同样的原 木构成,像一个小小的原木盒子,呼应住宅纯白的主 题。温暖而舒适的自然原木色,一定程度上中和了白色 营造的冰冷感。

在长达120年的岁月里,由于后世众多不合格的干预措 施,三尖顶木屋的独特面貌遭到掩盖,濒临丧失其原有特 性的边缘。基于对项目历史与建筑风格的兴趣,设计团队 将恢复木屋的建筑个性作为他们的责任。建筑师剔除不合 格附加元素,做出巨大努力保持原有丰富的壁画,错综复 杂的石雕,灰泥浮雕和具有异国情调的木材木工,不止保 留建筑在原有结构、样式及外表上的吸引力,而且收回原 始材料,在改造中重新利用。这有效减少了资源消耗,且 确保修复成本可控。所有主立面原有的木质窗框被回收, 外部屋顶在原有的松木结构之上重新铺就法国马赛产的瓷 砖,装饰檐亦被修葺一新,重现往日辉煌。

作为葡萄牙第三大城市的布拉加十分古老,自古罗马时 代一直存在至今,布拉加大教堂是葡萄牙最古老的建筑 之一,同时也是布拉加市的名片。三尖顶木屋即毗邻布 拉加大教堂,以其百年岁月呼应千年沧桑,作为凝固了 的历史,完美融入所在街区。


a+a与建筑师蒂亚戈·多·瓦莱(Tiago do Vale)的对话:

a+a:请您大致介绍一下接手时的项目概况以及业主的最初想法。
蒂亚戈·多·瓦莱:事实上,我们就是业主!随着业务量的扩大,我们急需一间新办公室。与其租赁,不如修葺市中心 一栋有历史感的老房子,况且,它具备完好的居住功能。在调研过程中,这所老房子进入我们的视线,它满足了我 们所有诉求:地段优良、房屋面积与成本适中、富于建筑特色与改造潜力,而且附带一个美丽的室内广场!

a+a:对于老房子的改造是从哪方面着手的?为什么?
蒂亚戈·多·瓦莱:原有建筑具备改造所需的灵活性,布局清晰且功能齐全,并呈现一种强烈而明确的审美特征,这 是一种众所周知却不寻常的来自巴西的建筑样式。然而,不幸的是,老房子这种独特的建筑特征完全被掩盖了:它 被隔成很多间,在过去120年间承受大量不合格的改造措施。因而,对我们而言,改造的起点在于剔除所有后世胡 乱添加的、掩盖建筑本来面貌的组件,回到建筑起点,以一种更加讨人喜欢的方式重写它的历史:我们认为这是它 应得的。

a+a:项目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蒂亚戈·多·瓦莱:最大的挑战莫过于恢复和重建老房屋原有结构、材料、建造技术与装饰元素,因而我们急需找到 熟悉18世纪建造工艺的工匠,并与之合作。不过,这真是一次非常愉快的挑战!

a+a:原有房屋具有怎样的外部风貌?为什么选择将外立面重新粉刷成蓝色?
蒂亚戈·多·瓦莱:老建筑具有黄色外立面、绿色窗框和镶板、红色的屋檐以及黄色与红色交替出现的外墙板条的颜 色组合。一如既往地,我们需要在建筑的原初面貌与其当代角色间保持一种平衡。原有配色方案与现今的街道非常 不协调,所以我们选用柔和的蓝绿色,这种色彩在本地区的19世纪很受欢迎,并且与同一条街道上绿、黄、灰、红 等建筑物的色彩搭配非常和谐,三尖顶木屋已成为街区一道焦点风景。

a+a:您如何评价改造后的木屋?
蒂亚戈·多·瓦莱:三尖顶木屋重获新生 ,再次成为真正的自己。所在社区非常欢迎它,邻居们也对它的存在引以为 豪,它改变了人们对于老房子改造潜质的一贯看法。我们对于改造结果也相当满意,我们将一个废弃、颓败的老房 子,改造成为一个可以居住工作的生活场所、一道如此美丽的都市风景,它穿透岁月的重重障碍来到今天。建筑的 内部空间同样令人愉悦,不仅提供了出色的功能,而且采光充足,洋溢活力,作为一个充满历史感的存在,参与塑 造街道的生命。

a+a:对于旧建筑修复,能否谈谈您的心得?
蒂亚戈·多·瓦莱:我们非常反对将历史建筑仅仅简化为一个外立面的常见策略。建筑的意义远不止一个肤浅的形 象,我们不仅需要保留一种极具沧桑感的建筑形象,还需将其修复为一个充满温情的生活空间。在完整留存木屋美 学特性与空间逻辑的同时,我们将其带回日常生活并赋予崭新的功能,它变得如同当代建筑一样出色。

a+a:您有怎样的兴趣爱好?它们如何影响了您的设计?
蒂亚戈·多·瓦莱:我喜欢文学、音乐、 电影、水草缸造景、老爷车和摄影,它们最终成为一种不自觉的艺术积淀, 潜在地影响我的设计行为。